香煙資訊
    您的位置:首頁 >> 香煙資訊 >> 行業資訊 >> 正文
    你的香煙誰做主?廣州控煙條例引發的爭議
    點擊:   發布日期:2014-08-10  

        170年前,欽差大臣林則徐在虎門銷煙,決然的姿態表達了中國人不愿再做煙癮奴隸的決心,一舉而震驚天下。英國隨即借口發動鴉片戰爭,林則徐功敗垂成。

        如今,在距離虎門不遠的廣州,也正在發動一場禁煙運動。這次禁的不是鴉片,而是香煙。成敗與否,同樣關乎中國人的健康乃至生死。
        煙草的危害眾所皆知。據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介紹,全世界十種死亡人數最多的疾病中,與煙草相關的就有六種。中國每年因吸煙而死亡的人數達上百萬之多。而同時,控煙之路也步履維艱。煙民頑強地與控煙執法者周旋,利益相關者找出種種借口逃脫執法。
        如今,為履行我國政府在2003年簽署的世界衛生組織《煙草控制框架公約》,控煙或者禁煙正在中國重新成為熱點。借助于各項大型活動的推動,北京、上海等地都先后訂立了控煙條例。
        作為2010年亞運會的東道主,廣州也醞釀著啟動新一輪的控煙行動,希望創辦一屆"無煙亞運"。目前《廣州市控制吸煙條例(草案)》已通過市人大常委會一次審議,正在等待二次審議。但在新的控煙條例的制定和審議過程中,爭議也隨之而來。
        
     
        2009年8月18日,行人從上海市江蘇路上一家貼有禁煙標識的商場門前經過。新華社記者 陳飛 攝
       爭議一:控煙條例侵犯個人權利?
        熒幕上,一個小姑娘奔向警察叔叔,驚慌地要求幫助:"叔叔,我爸爸很慘啊!"警察 無奈地低下頭,沉默不語。小姑娘失望地轉身,跑向另一位警察哭訴:"我哥哥就快要被煙殺死了!"警察看著她,臉有戚色,但仍然不采取行動。小姑娘奔向一輛 救護車,喊道:"我媽媽快要喘不過氣來了!"救護人員恍若未聞,救護車呼嘯而過。此時,畫外音傳來:二手煙能殺人,如果再不立法,沒人能救我們。
        這則香港宣揚控煙立法的公益廣告立場鮮明:如果沒有修法過程中社會共識的凝聚,如果沒有法律詳細規定權力義務,如果沒有法律的威嚴來保證控煙,執法人員就會無法可依,煙民就會無人去依。
        不過,有不少煙民反駁,吸煙是個人行為,控煙條例不能以控煙為名侵犯個人權利。還有煙民直截了當地表示:"我吸煙你管不著!"
        對此,國際防癆及肺疾病聯合會控煙技術顧問尹慧兒的回答是:"你當然有吸煙的權利,但我也有拒絕吸二手煙(吸煙者吐出的煙霧)的權利。防止二手煙同樣是保護人權不受侵犯。"
        世界衛生組織最近公布的《2009全球煙草流行報告》稱,二手煙對人類健康的危害較煙草更加嚴重,它不僅可以使人們罹患致殘和毀形性疾病,并導致全球每年60萬人過早死亡,造成數百億美元經濟損失。
        世界肺健基金會的陳瑜也認為,人們呼吸無煙空氣的權利優先于"吸煙者的權利",員工在允許吸煙的公共場所工作將會受到罹患致命疾病的威脅。
        爭議二:吸煙區還有必要嗎?
        從全國各大城市包括廣州已經通過或者正在審議的控煙條例來看,大多允許在餐館和歌舞娛樂場所一類地方設立吸煙區和非吸煙區。據立法者解釋,這種做法是為了減少對餐飲娛樂場所生意的影響,降低執法的難度。不過,這種近似妥協的做法卻受到不少人的質疑。
        尹慧兒介紹,香港從2007年開始施行的控煙條例規定禁煙區范圍已擴大至所有食肆處所的室內地方。開始時,食肆的老板們也抱怨生意將會大受影響。但在新控煙條例施行兩年后,食肆的業務收益增加了大約30%。可見無煙食肆并不影響生意。
        同時,無煙的清新環境還能得到非吸煙者的青睞。美國無煙草青少年運動的中國項目顧問于秀艷引述英國的一項調查顯示,自禁煙以來,有20%的非吸煙者更加經常光顧酒吧。
        不僅如此,設立吸煙區的做法被證明難以杜絕二手煙的蔓延。于秀艷介紹,在北京開展的空氣質量研究表明,采用指定吸煙室措施餐館的顆粒污染物數量是執行100%無煙政策餐館的兩倍以上。
        于秀艷引述通風業界的權威協會美國采暖、制冷與空調工程師協會(ASHRAE)的說法:"沒有任何技術方法,包括目前先進的稀釋通風技術或者空氣凈化技術,被證明能夠在發生吸煙行為的空間控制環境煙草煙霧所造成的健康風險。"
        "設立吸煙區和非吸煙區的唯一后果就是把非吸煙區變成了二手煙區。"首都醫科大學教授、著名控煙專家崔小波認為。
        "這種規定其實是違反《煙草控制框架公約》的。"于秀艷說。按照《煙草控制框架公約》的第8條規定,每一締約方應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在室內工作場所、公共交通工具、室內公共場所,適當時,包括其他公共場所接觸煙草煙霧。
        因此,不少控煙專家呼吁,立法規定在室內公共場所和公共交通工具上實行全面禁煙。"我希望廣州至少能把全面無煙的方向提出來,這就為以后的修法打下伏筆。"崔小波說。
        爭議三:誰執行、誰受罰?
        控煙執法的困難世界各地皆然,中國尤甚。煙民在中國已經達到3.5億人,執法人員與之相比捉襟見肘。再者,吸煙是一個臨時性的活動,即使有人投訴,等到執法人員趕到現場,一根香煙早已只剩煙屁股,唯見煙霧繚繞。
        因此,如何避免上世紀九十年代各地控煙條例流于空文的覆轍、使控煙執法落到實處,成為輿論對本次控煙運動的關注重點。誰是執法主體、誰是受罰者,也成為爭議的焦點。
        按照《廣州市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草案)》的規定,各級政府的愛國衛生運動委員會(簡稱"愛衛會")將是領導、協調本行政區域內控煙工作的機構,愛衛會辦公室負責監督管理。同時,教育、旅游、機場、鐵路、港口、衛生等各部門負責相關領域控煙工作的監督管理。
        但對于目前愛衛會辦公室的人力是否足以擔當監督管理職能的問題,也引發了一些爭議。于秀艷擔心:"以它現有的資源和人力配置,協調其他各行政部門的工作有一定困難。"
        廣州市控制吸煙協會會長、控煙條例立法的推動者之一姚蓉賓表示,愛衛會辦公室人力確實較少,曾有人考慮過讓衛生局擔任監督管理,但衛生局只能監督醫療衛生部門,無法進入其他部門檢查,甚至有人考慮過讓城管參與執法。所以最終由誰承擔,尚處探討階段。
        崔小波認為,應該建立單位負責、聯合執法的原則。除了由衛生、公安、城管、旅游、工商等等部門的聯合執法,形成有力的協同效果外,應該鼓勵各個行業和單位制定本行業或本單位無煙環境建設的規定,將執法主體落實到單位或者個人頭上。
        崔小波曾發現,北京的出租車一夜間就沒有煙味了。后來才知道是因為出租車總公司內部有個規定,一旦要看到出租車司機吸煙,或者車里面有煙味,罰款200元。盡管司機意見特別大,但沒辦法,要吸煙只能下車抽。
        印度的執法也采取了相似的措施。崔小波介紹,在印度,發現某個人吸煙,罰5美元。 單位的老板也要被罰5美金。而且老板被罰款之后,將被登在公告欄里面,向社會公布。雖然罰款不算多,但老板的面子上不好看。崔小波到印度的餐館時,曾想抽 根煙試試,結果老板對他說:"你千萬不要抽煙,你抽煙我就慘了!"
        "根據其他國家的經驗,一旦罰款真正執行起來,只需要三年就可以形成大氣候。以后即使不用這支執法隊伍,大家也不愿再回到煙霧繚繞的環境里了。"崔小波說。
末平分野10手注册